首批试点的3至5家民营银行,首批民营银行试点数量较为有限

首批试点的3至5家民营银行,首批民营银行试点数量较为有限。首批试点的3至5家民营银行,首批民营银行试点数量较为有限。中国证券报记者近日获悉,首批民营银行牌照有望全国两会召开前后“落地”。首批试点的3至5家民营银行,可能产生于目前呼声最高的几个热点区域,如浙江、天津、上海、北京和广东等。目前,在以上区域中,阿里巴巴集团、北京中关村科技园区内企业、深圳前海企业等备受市场关注。

首批试点的3至5家民营银行,首批民营银行试点数量较为有限。中国证券报记者日前从权威人士处获悉,首批民营银行试点名单已经上报,目前尚待批复。该人士表示,首批民营银行试点数量较为有限,不会一次推出太多家。分析人士表示,作为下一步金融改革的重头戏,民营银行试点有望较快推进,预期首批牌照最快于今年底明年初“出炉”。

银监会有关负责人今日表示,根据中央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分工安排,“在加强监管的前提下,允许具备条件的民间资本依法发起设立中小型银行等金融机构”已列为2014年改革重点工作,由银监会牵头推进。按照中央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和国务院的有关要求,在各地转报推荐的试点方案中择优确定了首批5家民营银行试点方案,将由参与设计试点方案的阿里巴巴、万向、腾讯、百业源、均瑶、复星、商汇、华北、正泰、华峰等民营资本参与试点工作。这次试点将遵循共同发起人原则,按每家试点银行不少于2个发起人的要求,开展相关筹备工作,这些试点银行将选址在天津、上海、浙江和广东等地区。

在地方两会上,20多个省、区、市提出加大对民营金融支持力度。其中,福建、四川、广西、广东和内蒙古等地更是明确要争取设立民营银行。

首批试点的3至5家民营银行,首批民营银行试点数量较为有限。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超过35家名称中带有“银行”字眼的企业名称获得国家工商总局核准。市场普遍预期,首批民营银行可能产生于北京、上海、深圳、浙江等呼声较高的热点区域。

首批试点的3至5家民营银行,首批民营银行试点数量较为有限。据了解,继2013年7月国务院提出“尝试发起设立自担风险的民营银行”后,11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在加强监管的前提下,允许具备条件的民间资本依法发起设立中小型银行等金融机构”。社会各界积极响应,部分行业组织、民间商会、研究机构和地方政府通过多种方式提出试办民营银行的申请和相关意见建议。

首批试点的3至5家民营银行,首批民营银行试点数量较为有限。首批试点的3至5家民营银行,首批民营银行试点数量较为有限。首批试点的3至5家民营银行,首批民营银行试点数量较为有限。首批试点的3至5家民营银行,首批民营银行试点数量较为有限。专家预计,尽管地方民营企业、民间资本争取设立民营银行的热潮还将持续,但有关部门对民营银行牌照审批将慎之又慎,试点规模或逐步扩大,唯有风险控制体系设计最优的申请方案才有望率先获得牌照。

首批试点的3至5家民营银行,首批民营银行试点数量较为有限。中国证券报记者获悉,有关各方之前已就民营银行试点细则的相关事宜达成一致并形成方案。基本要点为:给予民营银行有限业务牌照;根据实际情况对
其业务范围、开展业务区域、合格存款人等予以一定限制;发起民营银行注册资本金在5亿至10亿元;民营银行股东应为民营资本而不是国资。

首批试点的3至5家民营银行,首批民营银行试点数量较为有限。首批试点的3至5家民营银行,首批民营银行试点数量较为有限。银监会积极研究,推动落实党中央、国务院政策精神,广泛听取社会各界意见建议,根据我国银行业发展情况和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的具体诉求,提出设立自担风险民营银行试点工作的框架性建议,近期获国务院同意。发起设立民营银行的目的是激发民间资本的自主性和创造性,因此在自愿提出的民营银行设立意向性申请中,根据发起方案的成熟度、前期准备情况等,经过综合筛选,国务院最终确定了首批5家民营银行试点方案。

首批试点的3至5家民营银行,首批民营银行试点数量较为有限。“龙头”民企占据优势

银监会副主席阎庆民此前表示,银监会将引导民间资本探索设立自担风险的民营银行、金融租赁公司和消费金融公司等。按照三中全会“在加强监管的前
提下,允许具备条件的民间资本依法发起设立中小型银行等金融机构”的精神,坚持“纯民资发起、自愿承担风险、承诺股东接受监管、实行有限牌照、订立生前遗
嘱”等原则推进试点,探索合理、高效、可持续的治理与经营模式。

下一步,银监会将根据现行法律法规对参与试点的上述民营资本进行严格的股东资格审核,合格后受理正式申请。成熟一家批复一家,稳步推进首批试点工作。待取得试点经验后,再进一步扩大试点。

据中国证券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获国家工商总局企业名称核准含“银行”二字的企业已超过100家。在春节假期后的几天内,工商总局就核准了4家。

银监会有关负责人表示,这5家试点的选择既不是计划模式下的指标分配,也不是行政管理下的区域划分,而是在各地转报推荐的试点方案中优中选优。选择标准主要考虑五个因素:

但是,有关部门人士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名称获核准不意味着牌照获批,民营资本发起设立民营银行的重要条件在于风险自担。因此,有关部门在考虑审批民营银行牌照时,将重点考察各家申报方案中的风险控制、风险兜底机制。”

一是有自担剩余风险的制度安排。银行是管理风险的,有风险外溢性,必须未雨绸缪,要承担可能出现的风险,防止风险外溢,保护金融消费者、存款人和纳税人的合法权益。因此此次试点严格要求发起人切实自担风险,自愿承担银行经营风险,承诺承担剩余风险。

尽管各民营企业申请热情高涨,但是分析人士说,相对而言,作为行业龙头的民营企业的申请可能会更受重视。“无论是资金实力还是人才配备等,龙头民营企业无疑更具优势。”

二是有办好银行的资质条件和抗风险能力。要求发起人公司治理完善,核心主业突出,现金流充裕,有效控制关联交易风险,能够承担经营失败风险。

银监会主席尚福林此前表示,自担风险民营金融机构的要义在于发起人承诺风险兜底,避免经营失败损害存款人、债权人和纳税人利益。

三是有股东接受监管的协议条款。要求发起人承诺其股东接受监管机构的监管,以防自担风险的责任落空。

对民营资本发起设立民营银行,银监会年初召开的2014年全国银行业监管工作会议明确,今年将切实做好试点制度设计,强调发起人资质条件,实行有限牌照,坚持审慎监管标准,订立风险处置安排。首批试点3至5家,成熟一家批设一家。引导民间资本参与现有银行业金融机构的重组改制。

四是有差异化的市场定位和特定战略。坚持服务小微企业和社区民众的市场定位,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高效和差异化的金融服务,实行有限牌照。

目前,民营银行牌照审批相关工作由银监会监管二部负责。该部相关人士表示,之所以强调投资者要自担风险,是为在我国金融机构市场退出机制还不健全、存款保险制度尚未建立情况下,防止金融机构经营失败的风险外溢,避免出现风险处置真空,或者演化成依赖国家信用提供隐性担保。

五是有合法可行的风险处置和恢复计划。提前订立风险处置与恢复计划,即“生前遗嘱”,明确经营失败后的风险化解、债务清算和机构处置等安排。

地方政府积极“拉票”

该位负责人表示,银监会作为监管部门,将明确专门机构、专门人员,按照统一标准实施公开公平的审慎监管和行为监管,特别是强化对关联交易的监管,杜绝道德风险。同时,建立风险监管长效机制,按照风险为本的监管原则,确保存款人和相关债权人合法权益不受损失,促进民营银行试点有序推进。

我国民营银行发展将进入实质性、大迈步的阶段,这也在“撩拨”地方政府的神经。中国证券报记者此前了解到,不少地方政府负责人进京拜会多个监管部门,为当地民营企业的申请“拉票”。

福建明确,深化厦门、泉州、平潭和沙县等区域金融改革试点,支持民间资本设立中小型银行等金融机构,吸引更多境内外金融机构来闽设点展业,加快村镇银行组建步伐,支持地方法人金融机构发展壮大。四川称,要积极争取民营银行试点,允许具备条件的民间资本依法发起设立中小型银行等金融机构,支持发展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性担保公司等准金融机构,拓宽中小微企业融资渠道。广西将充分利用沿边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政策,鼓励并支持具备条件的民间资本发起设立中小银行、区域性银行等金融机构等。

面对地方政府的“热情”,有不少专家和业内人士呼吁地方政府、企业“冷思考”,充分考虑未来的业务定位、盈利模式等问题。

此前,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姜建清说,我赞成中国的金融市场和金融机构的准入更加开放,赞成中国金融机构所有制更加多元,但金融机构所有制结构与其是否按市场化配置资源关系并不必然。金融业是具高度风险的行业。

分析人士建议,应尽快建立有效的退出机制。民营银行的进入和退出通道都要畅通。一方面,应鼓励新生力量加入;另一方面,应对不符合监管要求的机构坚决关闭,以防止风险扩散和积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