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成果,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的基本经验是

习近平总书记在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研讨班开班式上强调:“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成果,也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继续,必须一以贯之进行下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伟大社会革命”的重要论断,标注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方位,明确了新时代的发展目标和崇高使命,深刻蕴含着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内在逻辑。

  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的基本经验

蕴含着质变和量变的关系。社会革命是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重要组成部分。狭义的社会革命专指推动社会“质变”的政治革命。政治革命是阶级斗争的最高表现,先进阶级以革命的形式推翻反动阶级的统治,实现新旧生产方式、社会制度的更替。人类社会形态更替一般通过激进的政治革命来实现。广义的社会革命不仅包括政治革命,还包括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彻底改造社会的进程;不仅包括社会形态更替的“质变”,也包括维护新生政权、巩固社会形态的持续“量变”。宽泛意义上,凡是构成社会有机体的政治、经济、技术、制度等各种要素出现的重大变革,都可称之为社会革命。历史上曾经出现的“产业革命”和“新技术革命”,方兴未艾的“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国的改革开放等,都属于社会革命的范畴。

  [分析] 
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的基本经验是:创造了委托加工、计划订货、统购统销、委托经销代销、个别行业公私合营、全行业公私合营等一系列从低级到高级的国家资本主义的过渡形式,最后实现了马克思和列宁曾经设想过的对资产阶级的和平赎买。

在中国革命史上,新民主主义革命与社会主义革命紧密相连,分别表征了狭义的和广义的社会革命。以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本和夺取政权为目的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在1949年无产阶级革命政权建立之后业已完成,而确立社会主义基本制度,朝着实现共产主义伟大目标奋进的社会主义革命仍在进行当中。近代中国独特的国情使得中国社会发展并没有遵循早期马克思主义所设想的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的循序渐进模式,而是在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后,通过社会主义三大改造的短暂过渡,跨越了资本主义的“卡夫丁峡谷”,直接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进入社会主义社会。尽管新生的社会在上层建筑上跨越了资本主义阶段,但作为经济基础的生产力发展依然要补足功课。邓小平同志曾明确指出:“革命是要搞阶级斗争,但革命不只是搞阶级斗争。生产力方面的革命也是革命,而且是很重要的革命,从历史的发展来讲是最根本的革命。”这就将社会主义制度建立后一系列建设和发展历程科学地纳入到社会主义革命的历史谱系。在社会主义条件下继续发展社会生产,创造出符合社会主义制度的生产力,使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在快速发展中实现动态平衡,最终为超越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进入共产主义社会积蓄力量,是社会主义革命的时代任务。

  和平赎买之所以能够在中国实现,主要取决于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民族资产阶级两个方面。一方面,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和社会主义革命时期,都具有两面性;另一方面,执政的中国共产党采取了“利用、限制、改造”资本主义工商业和“团结、教育、改造”民族资产阶级的正确政策,使民族资产阶级最终接受了和平赎买。

从马克思主义质变和量变关系原理来看,中国社会革命的发展阶段和目标实现体现了量变和质变的辩证关系。通过新民主主义阶段社会革命的量的积累,真正完成了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任务,达到了无产阶级掌握全国范围内革命政权的目标,占据统治地位的新阶级才“有可能按照自己的面貌来改造社会”;中国社会的性质发生了质变,由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进入到新民主主义社会,为建立社会主义制度扫清了障碍。社会主义革命建立在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成果之上,是一个既包含“质变”又包含“量变”,表现为“质变—量变”的历史历程。在落后的社会中率先建立起先进的社会主义上层建筑,推动具有过渡性质的新民主主义社会步入社会主义社会,是社会形态的“质变”,而随之而来的“量变”则是稳定这一“质变”不可或缺的必要补充。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实施改革开放,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大力发展社会生产力,是巩固新生的无产阶级政权,维护新生的社会主义形态应有的题中之义。

  社会主义制度在中国的确立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革命的阶段性“量变成果”。正是在社会主义改革不懈探索的基础上,统筹推进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中国社会才能实现整体跃迁,进入一个崭新的发展阶段。在这个意义上,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无疑是“伟大社会革命的成果”。同时,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本身也是一场具有新的内涵和任务的伟大社会革命,它应当在继承社会主义革命前期成果的基础上,承担社会主义革命的未竟事业,继续发展生产力,不断满足人民群众的主体需求,最终将实现共产主义的崇高理想转化为客观现实。因而,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也是伟大社会革命的继续,是社会主义革命进程中的重要发展阶段。

  [分析]
 20世纪50年代中国进行的社会主义改造取得了伟大的历史性胜利。中国共产党创造性地实现了中国社会由新民主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转变,在中国全面确立了社会主义的基本制度,为大规模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奠定了基础。

蕴含着矛盾的普遍性和特殊性的关系。矛盾的普遍性和特殊性是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的重要内容。马克思主义认为,矛盾贯穿于一切事物的发展始终,同一事物的矛盾在不同发展过程和发展阶段各有不同特点。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作为推动社会发展的基本矛盾,贯穿于人类社会发展的始终,并在不同的历史发展阶段呈现出不同的特征(我们通常以定义社会主要矛盾的方式来总结提炼阶段性特点)。社会革命产生的根源在于基本矛盾的作用,是基本矛盾发展的普遍结果和必然要求。当旧的生产关系严重阻碍生产力的发展,旧的上层建筑不再适应新的经济基础甚至阻挠社会进步时,就将激化社会矛盾,进而引发社会革命。开展社会革命的目的就在于化解社会矛盾。

  (五)社会主义若干重大理论问题的探索成果

习近平总书记的“伟大社会革命”论,内蕴着矛盾的普遍性和特殊性之间的深层关系。其一,就矛盾的普遍性而言,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之间的基本矛盾将贯穿于整个社会主义阶段。矛盾的普遍性决定了社会主义革命在性质上的一贯性。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我国社会主义的一个具体发展阶段,这一阶段同样存在着矛盾,而为化解矛盾进行的社会革命必然带有鲜明的社会主义属性,是社会主义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二,就矛盾的特殊性而言,基本矛盾在社会主义各个发展阶段将表现为不同的主要矛盾。只有当上一阶段的主要矛盾得到解决后,下一阶段的主要矛盾才会浮出水面。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开展了一场关于发展生产力的伟大社会革命,并通过坚持改革开放、大力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使社会生产力得到长足进步。

  1.走中国自己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

在化解主要矛盾的过程中,中国社会彻底摆脱了贫困落后的面貌,实现了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跨越。因而,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伟大社会革命的成果”,但同时也要看到,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并不是社会主义革命的终点。我国在发展中产生的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逐渐成为影响社会发展的主要问题。鉴于此,党的十九大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实现夺取社会主义革命伟大胜利的总目标,必然要依靠各个阶段性的胜利来实现。因此,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也是“伟大社会革命的继续”。新时代的社会革命任务,就是要围绕主要矛盾开展重点攻关,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不断提升人民对于美好生活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以苏联经验为借鉴,探索中国自己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

蕴含着理论和现实的关系。理论联系实际是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原则,是对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同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践相结合原则的总体概括。在中国近代史上,革命理论与具体国情的脱节一度使社会革命走进了“死胡同”。鸦片战争开启了近代中国的苦难史,在一片“强国保种”“救亡图存”的声浪中,西方世界的社会革命模式成为志士仁人心目中的“救世福音”。以西方社会革命为模板,资产阶级维新派、革命派等粉墨登场,结果却总是事与愿违。近代历史已经证明,在一个由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统治下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任何对西方社会发展道路的机械模仿和生搬硬套都无补于事,资本主义在中国走不通。只有立足于中国的具体国情,才能寻找到最适合中国社会的革命理论,找到真正适合中华民族的发展道路。

  [分析]
 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实际相结合,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进程。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找到了一条有中国特色的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发展道路,创立了新民主主义理论,指引党和人民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改造的伟大胜利。在大规模的社会主义建设刚刚开始的时候,毛泽东又向全党提出了进行马克思主义和中国实际第二次结合的伟大任务,领导全党探索中国自己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

成功的社会革命不仅需要伟大理论的指引,而且需要与革命现实有机结合。正当中国人民在救亡道路上四处碰壁、不得其法之时,十月革命一声炮响,不仅凿开了资本主义世界的封闭链条,也惊醒了当时一批沉浸于资本主义幻梦之中的中国知识分子。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工人阶级的结合,诞生了伟大的政党——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自诞生之日起,中国社会革命就不再是对西方社会革命的机械模仿。中国共产党认为,只有认清我国的社会现实,进行广泛而深刻的社会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才能建立一个新中国;也只有进行广泛而深刻的社会革命,才能发展新中国。中国共产党坚持以实事求是作为思想路线的核心,不断推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具体国情相结合,先后诞生了毛泽东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等重要思想成果,带领人民群众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胜利,开展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中华民族在伟大复兴的道路上大步迈进,朝着共产主义的崇高理想不断进发。

  毛泽东率领全党以苏联经验为借鉴,探索中国自己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也经历了艰难曲折的历程。1956年和1957年上半年,毛泽东发表的《论十大关系》、《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以及中共八大提出的许多重要思想,对探索中国自己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具有重大意义。从1957年下半年开始,毛泽东在指导思想上出现了正确与错误两个发展趋向。

在新时代条件下推进社会主义革命,必然要求继续发扬中国共产党的优良传统,不断推动理论与现实的结合。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社会革命现实结合产生的又一次历史飞跃,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党和人民集体智慧的结晶。它回答了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总目标、总任务、总体布局、战略布局和发展方向、发展方式、发展动力、战略步骤、外部条件、政治保证等基本问题,对新时代条件下经济、政治、文化、法治、军事、外交等社会发展的各方面作出了理论分析和政策指导,为更好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了重要的思想武器,是推进社会主义革命必须长期坚持并不断发展的行动指南。

  社会主义制度基本确立后,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和党的中心工作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先进政党、先进理念、先进阶级和先进道路结合诞生的伟大成果,是承前启后、继往开来、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继续夺取社会主义革命伟大胜利的理论武器,必须一以贯之进行下去。习近平总书记的“伟大社会革命”论深刻蕴含着马克思主义唯物论、辩证法的理论逻辑。“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站在历史发展的新起点上,不仅要点检行囊、总结经验,更应当坚定理想、脚踏实地,朝着共产主义的方向继续前行。要始终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紧密团结和依靠广大人民群众,围绕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这一核心任务,不断深化生产关系领域的改革,推动社会革命向纵深发展,打响打好新时代的社会主义革命攻坚战,在社会主义革命中谱写华美篇章。

  [分析] 
中共八大正确分析了社会主义制度建立后中国国内的主要矛盾和党的中心任务,指出社会主义制度在我国已经建立起来;我们还必须为解放台湾、为彻底完成社会主义改造、最后消灭剥削制度和继续肃清反革命残余势力而斗争,但是国内的主要矛盾已经是建立先进的工业国的要求同落后的农业国的现实之间的矛盾,已经是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的状况之间的矛盾;党和全国人民的主要任务是集中力量发展社会生产力,实现国家工业化,逐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需要;虽然还有阶级斗争,还要加强人民民主专政,但其根本任务已经是在新的生产关系下保护和发展生产力。

  调动国内外一切积极因素,建设社会主义强大国家

  [分析]
 毛泽东最早在1954年9月的一届人大一次会议上就提出了调动国内外一切积极因素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的思想。后在《论十大关系》、《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等著作中,把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作为国家政治生活的主题,其总目的或者说出发点和归宿,是为了调动一切积极因素,为社会主义事业服务;是为了团结全国各族人民,向自然界开战,发展我们的经济和文化,巩固社会主义制度,建设社会主义强大国家。调动国内外一切积极因素,建设社会主义强大国家,成为党和国家整个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的根本指导思想和战略方针。

  2.社会主义社会的矛盾学说

  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和发展动力

  [分析] 
1957年2月,毛泽东发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的讲话,在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史上,第一次系统地阐述了社会主义社会的矛盾问题。社会主义社会依然充满着矛盾,存在着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基本矛盾;存在着两类不同性质的社会矛盾,即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其基本内容有:第一,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仍然是生产关系和生产力之间的矛盾,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之间的矛盾;第二,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同其他社会形态的基本矛盾,在矛盾的性质、矛盾运动的特点以及解决矛盾的途径、方式等方面有着根本性的区别。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的性质是非对抗性的;这种矛盾的运动具有既相适应又相矛盾的特点;它可以经过社会主义制度本身不断地得到解决,即通过社会主义社会自身的调整和改革,使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更好地适应生产力的发展。社会主义社会发展的动力就是社会主义社会自身的改革。

  社会主义社会两类不同性质的社会矛盾

  [分析]
 毛泽东在分析社会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出了关于社会主义社会两类不同性质社会矛盾的学说。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是指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它们之间的性质以及解决矛盾的方法有着根本的不同。敌我矛盾是对抗性的,必须采用专政的办法来解决;人民内部矛盾是非对抗性的,只能用民主的方法来解决。两者决不能混淆。

  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成为国家政治生活的主题

  [分析]
 在社会主义条件下,阶级斗争基本结束但还没有完全结束,有时在一定范围和一定程度上甚至仍是很激烈的;但人民内部矛盾已经成为国家政治生活的主题。为此,毛泽东提出了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一系列方针、政策,诸如:在经济上统筹兼顾,适当安排,兼顾国家、集体、个人三者之间的利益;在政治上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实行“长期共存,互相监督”;在文化上实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等等。

  3.社会主义社会的发展阶段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发展战略

  社会主义分为不发达和比较发达两个阶段。中国处在不发达的社会主义阶段

  [分析]
 把一个经济文化落后的中国建设成为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强国,是一项宏伟而又长期的战略任务。1959年底至1960年初,毛泽东在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时,把社会主义划分为两个阶段,指出第一阶段是不发达的社会主义,第二个阶段是比较发达的社会主义,中国还处在不发达的社会主义阶段。此后,毛泽东还多次指出,我们要建成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没有100年时间是不行的。

  实现“四个现代化”的“两步走”战略

  [分析] 
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领导集体提出了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目标,即把我国建设成为一个具有现代农业、现代工业、现代国防和现代科学技术的社会主义强国。提出了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两步走战略:第一步,从1965年起,用15年时间,即在1980年以前,建成一个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第二步,在20世纪内,全面实现农业、工业、国防和科学技术的现代化,使我国国民经济走在世界的前列。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考研频道
考研论坛
考研博客圈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