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雅昌为例畅谈互联网思维在实业中的应用与延伸,所以我觉得互联网给我们传统行业提供了一个机会

“虽然传统实业更强调的是它的安全可靠性,而不是每天要追求日新月异的更新。但是如果忽略了互联网在传统领域的巨大作用,如果没有带着互联网思维去做企业,实业这条路最终还是会衰败于时代。”这是来自本月刚结束的“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的声音,在互联网冲击金融、媒体和技术的社会大讨论中,来自实业领域的企业家们也纷纷表达和讨论了自己对“网时代”改变和冲击传统实业经营方式的焦虑和应对。

2014年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四届年会2月11日至14日在黑龙江亚布力召开,本届年会主题为市场的决定作用–理念与行动,东方财富(行情
股吧
买卖点)网全程直播。在实业家眼中的互联网时代分论坛上,雅昌文化集团董事长万捷出席了会议并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研判经济走势,纵论改革之道;切磋经验教训,探讨企业基业长青之路。2014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四届年会于2月11日-14日在黑龙江亚布力举行。雅昌文化集团万捷董事长应邀出席,并在实业家眼中的互联网时代分论坛上发言,以雅昌为例畅谈互联网思维在实业中的应用与延伸。

互联网时代:实业患上“集体焦虑症”

以下为文字实录:

万捷董事长的发言立场承袭去年,继续关注传统行业,尤其是关注实业在当前互联网时代的发展处境。他提倡实业与IT结合,在互联网时代做实业是机遇,雅昌文化集团的发展路径就是一个典型的成功案例。雅昌由传统的印刷业务拓展到互联网、艺术家综合服务、出版等,为艺术界提供整个产业链综合服务。

“这是一个信息的价值不断在降低的时代,但是信任的价值却在不断升高。互联网对各个细分行业的冲击刚开始时似乎离我们非常遥远,我们的切肤之痛是随着智能手机的深入发展开始的,因为在PC时代,高端商业人士其实并没有养成对PC的依赖性,但是如今,智能手机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英才》杂志社社长宋立新说。

万捷:感谢宋社长,我来自一个非常传统的行业,有一千年了,因为印刷术发明一千年了,去年我呼吁传统行业,亚布力闭幕会上发言的时候就说,实业,现在做实业的越来越少了,昨天俞敏洪也专门谈到实业的压力,由于国家的各种政策,包括法律法规规范,使实业的压力越来越大,实际上印刷业的行业,这个行业跟平媒是关联企业,平媒不好,印刷业就同样不好。我在20年前研究过日本的印刷行业,当时有一本书叫做《出版大崩溃》,当时80年代之前,日本的经济非常发达的时候,它的出版业是非常发达的。但是经济大萧条的时候,首先崩溃的是出版业,按说出版业崩溃了以后,传统行业也崩溃了。

他认为,互联网给传统行业提供了一个机会,我们必须以最快的时间研究这样一个机会。目前,雅昌正与惠普开展战略合作,基于资源共享,互补双赢的基本原则,共同成立了一个艺术行业IT服务解决方案研发中心,通过IT技术,研发互联网的各种应用产品,为艺术界服务。当论坛主持人、《英才》杂志社社长宋立新问及焦虑指数时,万捷董事长给出的答案是3。这一回答体现出一位将IT思维与实业发展完美结合的企业家的坚定信心。令万捷董事长焦虑的仅是人才的配置问题,互联网时代的实业需要复合型人才,既要懂IT思维,又要在专业方面具备很高的综合素质。

对于这一点,雅昌文化集团董事长万捷深有体会。作为平媒的关联企业,互联网时代的最大特点之一便是,如果平媒发展得不好,印刷业同样不会好。但他也有自己的信心来源。“我在20年前研究过日本的印刷行业,当时有一本书叫做《出版大崩溃》,80年代之前,日本经济非常发达的时候,出版业也非常发达。但是经济大萧条的时候,首先崩溃的是出版业,按说出版业崩溃了以后,传统行业也会崩溃,但是日本的这个传统行业里,有两个企业不但没有崩溃,反而逆势而上,营业额占领了日本企业的50%,利润占到日本整个行业的70%,为什么它能够做到这样呢?因为它跟IT结合,把印刷技术用在了IT上,等于用一个新的思维方式把技术进行延伸,而不是为了传统而传统。”

但是日本的传统行业有两个企业不但没有崩溃,反而逆势而上,营业额占领了日本的50%企业,利润占到日本行业的70%,为什么它能够做到这样呢?因为它跟IT结合,把印刷技术用在IT上,等于用一个新的思维方式把技术进行延伸,而不是为了传统而传统。所以这个例子实际上在15年前都有启发。雅昌,虽然做一个传统的印刷行业,一个我们认为实业一定是永远存在的,实业,因为我们要吃,要喝,要有实业的需求,但是互联网时代做实业,我觉得并不是所代替的,也不是危机,我觉得是机遇。对我们当时来说是一个探索,卖了一些搜索引擎,因为我们有自己的数据库,当时百度还没有做大,在13年以前,亲自上门推销他的搜索引擎,所以到今天的时候,雅昌艺术网在专业行业内,跟我们传统行业是互相配合的和互相呼应的全新的,在传统行业,过去为了印刷我做互联网,做增值服务,现在不是了,现在是在全产业链内,包括网站,包括我的传统的行业,是整个一个产业链为客户提供服务的。所以我觉得互联网给我们传统行业提供了一个机会,就是我们必须要最快的时间研究这样一个机会。

此外,广东长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何启强、中国自动化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宣瑞国、嘉定区国资公司总经理李峰、诺亚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汪静波等知名企业家参加论坛并发言。

在论坛上,主持人请实业家用“1-10”的数字表达自己对互联网冲击实业领域的焦虑指数,1代表很有信心,10代表很焦虑。来自广东长青集团的董事长何启强和嘉定区国资公司总经理李峰均给出了“5”的焦虑指数。

另外我们现在说的互联网思维,我觉得更多的是IT思维,互联网只是一个工具,是一个渠道,一个工具。更多的是IT思维,比如说我们现在的银行(行情
专区),比如说招商银行(行情 股吧
买卖点)的服务是最好的,使用信用卡的时候,但是它最近也有改变了,300块钱以下的不再给你短信了,所以这个服务来说,实际上招商银行之所以能够为小额的客户信用卡能够提供这么好的服务,是归结于它的IT的服务,当然也是通过互联网的。所以我觉得银行也是传统行业,我觉得是IT思维。

关键词:雅昌万捷

不同的是,李峰认为“焦虑是一种时代群体症候”,而何启强则坚信“转型可以解决当下的焦虑”。

我们虽然是一个传统行业,我们现在跟惠普在做战略合作,共同成立一个为艺术行业的IT产品的研究中心,研发中心,跟惠普中国总部来搞这个研发中心。实际上是通过IT的技术,研发互联网的各种应用的产品,来为艺术界服务,因为我们过去做印刷的时候,已经有大量的客户,他们有这样的需求,特别是艺术界的用户,IT的能力都很低,过去我们强调互联网的思维,我个人觉得应该更多的是IT的思维。因为IT思维是数字化的,标准化的,利用各种的平台,各种媒体,渠道也好,所以我想简单把我们的企业讲一下。

“在这个时代,哪一天互联网公司要颠覆新的金融、新的私人银行,想想其实也蛮容易的,我觉得至少对于渠道方面已经被完全颠覆,但又不能被拖着走,把自己的优势丧失了,所以,怎样能够理解新的经济,新的形势,给自己做一些储备,依然没有答案。”诺亚财富的老总汪静波如是说。

宋立新:我还想再问一下,就是你去年整个的营业额的跟前年相比增长怎么样呢?

对策:传统实业转型要谨慎

万捷:每年我们要求增长30%。

面对实业企业的集体焦虑,信中利资本集团总裁汪潮涌开方:传统实业转型大势所趋。但是往前端走,发展中依然有很多互联网的不能取代的关键环节。

宋立新:去年30%的增长达到了吗?

比如房地产。汪潮涌举例:“现在搜房网、宜居,去年12个月股价都涨了4倍以上。在中国的互联网的公司,去年涨得最凶的是唯品会,中国好的互联网公司成长很快,其中有两个是跟房地产相关。看房、租房和房地产金融,这两个公司都有所涉足,但怎样转型发展,都无法取代传统房地产公司的看家本领,那就是拿地,审批和规划,当然,这种规划设计,未来可能会出现的是定制化,由消费者来拉动。但是从目前来看,今后五到十年,地产还是以传统模式出现,也许在销售环节,互联网会起到一些作用,或者将来的融资环节也会发生变化,但更多互联网的东西,只是一些锦上添花。”

万捷:达到了。有的新的部门达到更多。

何启强也认为,转型需要谨慎更需要资本。“一切的转型都必须具备两个条件,第一,你有剩余的精力。第二,你有剩余的资金,如果你的效益不断下滑到一定程度时,根本就没有能力转型。所以应该说,我们转型的时候,要保证利润率还是可以的。”

宋立新:我知道,整体你有30%,其中你的利润占比的话,就是传统的印刷业务的收入和你刚才所说的这种附加值,你把附加值作为一个服务的手段,还是说这些已经有赢利模式了?

比起其他行业应对互联网冲击时进行的颠覆性转型,万捷认为,对于实业企业而言,更好的办法是延伸。“在互联网这一块,早在七八年前就有盈利了,我们每年的营业额要求增长30%,其中传统印刷创造的利润现在只有40%。但是剩下的60%的利润来源并不是互联网,而是其他关联的产业,比如出版和提供IT服务的产品。还是在做这个产业,但我们不能把传统经营全部抛弃,虽然经常说到转型,但我们没有转型,我们做的只是延伸。”

万捷:我们互联网这一块已经在七八年前有赢利了,但是到去年开始,这几年开始占的比例越来越大,目前来说,我们在三年之能,我们占了其他项目的,就是传统印刷这一块占的比例大概是我们的40%左右。未来三年。

中国自动化集团董事局主席宣瑞国的焦虑指数为2。他也认为,和其他受到互联网冲击的行业相比,实业的进程变更显得更为保守。“就是总体来讲,互联网冲击对于我们服务于传统产业的高科技企业好像还很遥远,至少直接盈利模式带来的冲击现在还没有大规模体现。在我们这个行业,更加强调的是安全和可靠,而不是每天要追求日新月异的转型和更新。”

宋立新:就是传统印刷的创造利润只有40%了。60%来自于什么呢?

网时代:必须要有的新思维

万捷:来自于其他的,就是跟它关联的产业,还是这个产业,因为我们还是不能把完全传统,我们经常说转型,我们没有转型,我们只是延伸。比如说我们互联网产品过去在13年前。

与会嘉宾认为,传统实业的互联网转型,经营形式进行“颠覆性动作”时机还不成熟,但具备互联网新思维,已经是在网络时代要发展的必要条件。

宋立新:不光是互联网产品,60%利润的来源。

“我们嘉定最强的实业是汽车,也参与了集体收购沃尔沃,大家会很奇怪嘉定怎么会从传统的实业转到股权买卖,其实嘉定只是一个缩影。因为我们不是一个实业家在转型,而是政府或者国有企业在这种新的时代下的一种转型。”李峰说,“互联网改变了很多东西,从国有企业的角度来讲,我们其实在做股权买卖的时候,是用一种新的价值链和生态系统的眼光去看我们要投的企业。要求企业不仅要有在互联网思维上有他自己的独特东西,同时还得体现出他在这个时代的综合优势。”

万捷:一个是互联网,一个是出版,一个是我们为艺术家提供各种IT服务的产品。

汪静波给出了自己“8”的焦虑指数。原因是实业未来的发展,可能不是企业家能力不行,而是整个行业发生了变化——“比如从大的市值来看,汽车行业未来现在才200亿美元,未来达到千亿美元,甚至2000亿美元都不算高,因为从行业角度来讲,它改变了一种模式。就像互联网的定制服务。如果房地产可以定制,房子还没有修,网上都已经定好了,等到你十个月以后交房,房价也会降一半,而出现这种冲击,不是因为我们能力不够,而是我们没有互联网的新思维基因。”

宋立新:你实际上已经通过很早的这种触网,实行了你利润结构的转型,其实在这个过程当中已经发生变化了,传统的印刷业务所获得的利润,在整个占比里面是不断的在弱化的。

互联网的新思维基因,汪静波认为首先是一种“重建的信任”。当下互联网公司泛滥,舆论普遍认为是因为互联网“门槛低”,但汪静波认为,互联网方向的门槛其实很高,“用各种的方式,沟通和建立新的信任,传统实业都要重新学习,做互联网的方式,其实不可能像我们做一个项目,说今天晚上不睡觉,加班加点就能搞出来。它跟小孩儿的成长一样,其实根本没有办法跨越时间。”

万捷:不是弱化。占比是弱化的,但是它本身是在印刷这一块每年收入有20%的增长,利润有25%以上的增长。它还是在增长的。因为你整个的一个行业的发展它更立体了,更系统了。

互联网的新思维基因,万捷认为更重要的是一种创新。“比如自媒体就是一种创新,比的就是谁的渠道更多。当每个人都可以利用自媒体的渠道发布信息时,信息就贬值了。所以传统媒体才受到了挤压。所以互联网思维实际上是创新的思维,就是不断去用最好最快最低成本的东西,来使客户得到最大的价值。”

宋立新:跟大家分享一下你的焦虑指数,1代表很有信心,10代表很焦虑。

“其实未来像我们这样的工业制造企业,能否决胜千里一个很关键的因素,是不是你能够在整个生产全流程当中把物联网、互联网最新的研究成果灌输进去,取得最大化的效益。”宣瑞国说。

万捷:我焦虑的就是人才的配置,需要复合型的人才,既要懂IT思维这样的人才,同时对专业方面的综合(行情
专区)专业的要求又高。这样的人才可能在社会上很难有现成的,只有来通过一个专业很强,然后把其他方面的专家通过团队的方式来建立。所以我们全世界来招聘这样的人。

“所以其实对我们这些实业家和我们的这些企业来讲,这种转型其实根本就是一个重新的开始,即怎么利用好现有优势,然后有一个全新的思维构建和发展模式。无论在运营的模式还是管理的方式,必须都是新的,跟上时代主流的。当然,在这个日新月异时代里唯一不变的,可能就是财务计算的方法。或多或少会让你有些安全感。”李峰说。

宋立新:给一个分数。1到10。焦虑指数。10是最焦虑的。

宋立新总结,互联网就是“利用信息不对称”把挣钱的空间挤压和透明化,在提供透明分享和免费服务后,最终获取消费者的注意力兑现。所以利用信息不对称,提供类似服务的行业,未来都会被颠覆和取代;但是提供房子、印刷品、艺术品等实物享受的实业环节,很难被取代。这也是虚拟服务和实体服务的区别。如今虚拟服务的生存空间已经非常小,所以提供实体产品的焦虑指数会相对较低,但这也是一个时间问题。如果没有带着互联网思维去做企业,实业这条路最终还是会衰败于时代。

万捷:这个不能焦虑,3吧。因为现在没有人不焦虑。

关键词:雅昌印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