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辆出租汽车只允许安装一个手机叫车终端,市澄清打车软件新规

每辆出租汽车只允许安装一个手机叫车终端,市澄清打车软件新规。每辆出租汽车只允许安装一个手机叫车终端,市澄清打车软件新规。市澄清打车软件新规

每辆出租汽车只允许安装一个手机叫车终端,市澄清打车软件新规。此前报道:北京交管局否认限制使用叫车软件

每辆出租汽车只允许安装一个手机叫车终端,市澄清打车软件新规。新京报讯
对于出租车内安装多个“手机叫车终端”,可能导致驾驶员抢单产生安全隐患的问题,北京市交通委昨日表示,交通委运输局、交通执法总队近日加强了出租车驾驶员使用“手机叫车终端”的监管,每车每人只允许装一个手机叫车终端。

只能一部手机抢活 装几款软件不受限

针对昨日公众关注的“今后出租车只允许安装一个叫车终端”消息,今天上午10时30分,市交通委明确回复:结合近期出现的驾驶员车内安装多个手机叫车终端,可能导致因驾驶员抢单而产生不安全因素的情况,为保证出租汽车运营服务安全,每辆出租汽车只允许安装一个手机叫车终端。[我来说说北京市交通委:一辆出租限一款叫车终端]

每辆出租汽车只允许安装一个手机叫车终端,市澄清打车软件新规。考虑行车安全出台“一车一终端”

“一辆出租车只能装一款叫车软件”?昨天,这条北京交通部门推出的“新规”在网络上引起热烈讨论,有近7成的网友持“反对”观点。对此,市交通委相关负责人昨天向北京晨报记者澄清,“每辆出租汽车只允许装一个手机叫车终端,而不是叫车软件。”换句话说,就是一个出租车司机只能拿一部手机抢活,但这部手机里装了几个叫车软件,交通委不管。

严格执行一车一终端

北京市交通委表示,出台“一车一终端”的管理办法并不是针对电商竞争。而是考虑到驾驶员车内安装多个叫车终端,可能会导致因驾驶员抢单而产生不安全因素。每辆出租汽车只允许安装一个手机叫车终端。驾驶员抢答手机电召业务时,须在保证行驶安全的前提下进行。

一车一终端≠一车一软件

记者上午了解到,市交通委运输局要求,出租车要严格执行“一车一终端”的规定。市交通委运输局、市交通执法总队将加强对出租汽车驾驶员使用“手机叫车终端”的监管工作,发现出租汽车安装多个“手机叫车终端”的问题,将进行登记核录,并责成出租汽车企业进行整改。

市交通委运输局、市交通执法总队将加强对出租汽车驾驶员使用“手机叫车终端”的监管工作,发现出租汽车安装多个“手机叫车终端”的问题,对其情况进行登记核录,并责成出租汽车企业进行整改。

近日,嘀嘀和快的两款打车软件的“烧钱战”不断升级。有消息称,“不少司机为了方便抢活,在车内放置两部手机来抢单”。这引发了市交通委“每辆出租汽车只能装一个叫车软件”的说法。

叫车软件“三选一”

“一车一终端”被指监管难

每辆出租汽车只允许安装一个手机叫车终端,市澄清打车软件新规。每辆出租汽车只允许安装一个手机叫车终端,市澄清打车软件新规。对此,市交通委相关负责人昨天表示,该说法并不准确,市交通委限制的是手机叫车终端,而不是叫车软件,“特别要强调,‘一车一终端’不等于‘一车一软件’。”这位负责人表示,此举是为了规范电召服务运营,确保运营服务安全。“结合近期出现的驾驶员车内安装多个手机叫车终端,可能导致因驾驶员抢单而产生不安全因素的情况,为保证出租汽车运营服务安全,规定每辆出租汽车只允许安装一个手机叫车终端。”而司机一部手机里愿意装几个叫车软件,则不受限制。

市交通执法总队相关人士表示,此举与电商竞争无关,主要考虑司机用多款软件揽活,可能因时间冲突出现“挑活”现象,同时对行车安全不利。目前,已有出租车公司让每个司机使用的叫车软件进行“三选一”,三个选项分别为嘀嘀打车、快的打车、96106,多装的会让司机删除取消。记者上午询问了几位出租车司机,基本上大家表示,此规定会让已灵活使用各种叫车软件并受益的司机师傅收入大幅下降,而平时就不怎么会使用叫车软件的司机师傅自然表示“无所谓,用96106就足够了”。

每辆出租汽车只允许安装一个手机叫车终端,市澄清打车软件新规。“一车限装一款叫车软件”的消息也成了出租车司机热议的话题。昨日中午,出租车司机夏永卫在百子湾路的面馆吃午饭,一屋子全是的哥。“早上出门前看北京台新闻里说了,一车只能装一个。”夏永卫跟同桌的于师傅说。

什么是“手机叫车终端”,它与之前出租汽车上安装的96106叫车终端是一回事吗?对此,交通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手机叫车终端”就是司机用来抢单的手机,与96106没有任何关系。

每辆出租汽车只允许安装一个手机叫车终端,市澄清打车软件新规。仍有司机使用多个软件

每辆出租汽车只允许安装一个手机叫车终端,市澄清打车软件新规。“96106那个算不算?我手机里装了几个他们怎么管?”于师傅挑起一筷子炸酱面,热气腾到脸上。

这位负责人表示,会立即进行整改规范,严格执行“一车一终端”的规定。市交通委运输局、市交通执法总队将加强监管,发现出租汽车安装多个“手机叫车终端”的问题,将对其进行登记核录,并责成出租汽车企业进行整改。

“我们公司十天前就通知我们这个规定了。”一位本市大出租车公司的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部分同行还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仍旧在使用多个打车软件,就是要多注意些,别在机场、火车站等这些容易被查到的地方那么公开的使用就行了,大家都想多挣钱。以后的监管,确实是个问题,车里装的终端好发现,但有的司机停在路边用大屏幕手机使用多个打车软件,怎么管呢,总不能老拿着人家手机看吧?”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出租车司机表示,自己车里本来就装有96106叫车终端,手机本来装了一款快的打车软件,目前还在使用。“春节前还新装了一款嘀嘀打车软件,现在还在犹豫删不删。”

对于安装多个叫车软件会产生安全隐患,于师傅说,司机们比谁都注意安全,用了叫车软件以后,大部分人都是戴着耳机打电话。

公司要求运营时关闭设备

至于安装打车软件是否会影响安全驾驶,这位出租车司机表示,就算安装一款也会分散精力,安装多款自然就更忙乱些。

一辆出租车只装一款叫车软件,怎么能管得住?昨日,某打车软件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说,叫车软件的司机端和客户端不同,司机端有一个认证的环节,如果从认证环节加以控制,一辆车就能实现只装一个叫车软件。

另有说法称,“已有出租车公司让每个司机就使用的叫车软件进行‘三选一’,三个选项分别为嘀嘀打车、快的打车、96106。”对此,首汽出租车司机王师傅对北京晨报记者说,“这个说法已经被辟谣了”。

本报记者 孟环 J147

据记者了解,现在的几家叫车软件司机端注册,需要审核确认出租车牌号、姓名、手机号、出租车公司、监督卡号,主要是防止非正规车注册。但由于几家打车软件公司后台的数据库并没有打通实现信息共享,因此一个正规出租车司机在一个打车软件注册后,也能在另一个打车软件再注册。

王师傅称,现在几乎每个司机都在用嘀嘀和快的抢单,“补贴的12元和13元,对出租车司机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收入。”王师傅也表示,司机愿装几个软件,公司无法监管,但在工作中,司机们都遵守“运营中关闭设备”的规定,“我们只在客人快到目的地时才打开手机,看看能不能再拉一个活儿。”

专家说

另有出租车司机表示,相对于一些司机放两个手机同时抢单,更多的司机是一部手机里装两款叫车软件,退出一个再打开另一个,因此是否限制只装一款没有太大意义。

首汽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出于安全考虑,公司要求司机驾驶时不能操作和浏览手机,这是一项企业纪律。但公司不是执法部门,没有处罚权。据该负责人了解,出租车司机使用多款打车软件的情况并不多。

控制叫车软件没有依据

■ 体验

经信委支持企业正常竞争

法律专家刘铁告诉记者,政府的职能主要是规范行业竞争,避免造成出租车行业运营秩序的混乱,其他的问题最好交给市场。政府主管部门出台管理措施控制叫车软件初衷很好,但没有管理依据,属于用行政手段干预市场推广,监管方面,实际操作起来也有问题。

司机只顾看手机走错路

针对打车软件的最新市场变化,在昨天的“北京市关于促进信息消费扩大内需的实施意见”新闻发布会上,市经信委副主任姜贵平专门进行了明确表态,“就经信委来讲,我们支持软件企业正常竞争,通过信息消费方式,使乘客更方便地打车、找到最近的出租车并选择最佳的路线,为北京绿色交通做贡献。”

从市场效果看,官方叫车软件还存在一些不成熟的方面,比如苹果手机就安装不了,只有安卓系统手机可以使用,部分老百姓对其并不认可,反而是服务体验好的软件被广为接受。

昨日上午,记者使用嘀嘀打车软件,叫车从方庄环岛前往朝阳门外大街,上车后,安装在方向盘前的手机不时嘀嘀作响,发布乘客的位置信息,出租车司机则时不时将目光集中在手机屏幕上。在行至左安门环岛时,该司机错过了进入东二环的路口,改从光明桥进入二环。

在东便门至建国门桥的拥堵路段中,司机不停查看打车软件上的信息发布,在堵车停驶时向记者展示最近几天的补贴总额。

在另一次打车体验中,一名出租车司机在记者距离目的地还有两百米时,抢中下一订单,并在行车过程中用电话联系订单乘客。

■ 算账

跑活13天获补近400元

的哥常师傅开出租9年,去年7月,为了方便找活、减少空驶率,他安装了“嘀嘀打车”的出租车司机客户端。一个月后,常师傅又安装了“快的打车”软件,没活的时候,他就随意打开一个软件,可以根据订单选活,不用空驶扫马路,也避免了趴活耽误时间。

今年1月10日以后,嘀嘀和快的先后开始打车补贴,而且补贴越来越高。在车辆空驶时,常师傅的习惯从“随意打开软件”变为“抢完‘嘀嘀’抢‘快的’”。最近的早晚高峰时段,他更喜欢用“快的”抢单,选择去不堵的地方拉活,“因为‘快的’在高峰时奖励,司机成功抢单可以获得11元补贴,比‘嘀嘀’多1元。”

从常师傅两款软件的手机客户端统计,从1月16日至2月19日,跑大班的他在13天的时间里,共获得补贴386元,其中嘀嘀打车的奖励为210元,快的打车的奖励176元,“我半个月伙食费是1050元,这些补贴能顶5天的伙食费。”

■ 焦点

开车抢单打电话涉嫌违法

记者在微博上看到,有网友向“北京交警”微博提出,应该用现在的《道路交通安全法》严管手机叫车。网友“张大大耀”说:“昨天坐出租车,因为司机看打车软件就和路口出来的车撞上了。开车看手机抢单太危险了,交管局必须依法处罚。”

据记者了解,使用叫车软件后,不少司机在行车中抢单并打电话和乘客联系。根据北京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办法第九十七条“拨打、接听电话、观看电视的,处200元罚款。”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出租司机在驾驶过程中打电话联系用户,确属违法行为。而管理行驶中接打电话,确实很难现场执法。

一名一线交警说,即使在路上看到了司机举着电话,最好的是示意司机注意,很难拦车处罚。

据新华社报道,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律师付勇勇提出,的士司机开车过程中使用手机涉嫌违反交通法规,影响交通安全。“新修订的《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中,驾驶机动车有拨打、接听手持电话等妨碍安全驾驶行为的,一次记2分。现在很多的士司机是把手机固定在汽车上,通过免提来收听或抢单,这种情况是否违反交通法规存在一定的争议,但毫无疑问的是,的士司机在抢单的过程中容易分神,对安全驾驶还是有一定影响的。”付勇勇说。

■ 个案

的哥“拆单骗补”被扣除奖励

昨日,一名出租车司机讲述了他“拆单捞补贴”时的乌龙经历,结果被软件方抓个正着。

该司机称,在两家公司开展补贴竞争时,他用“嘀嘀”抢了一单7公里左右的活,乘客车上后,他建议对方分别用两款打车软件付款,以求双方都能获得双份补贴。他让乘客用“快的”打车再叫一次车,并再次抢单成功。

乘客到达目的地后,打车款为25元。该司机称,他将25元拆成11元和14元,要求乘客在两个客户端上分别支付,其后他获得嘀嘀打车奖励10元,并获得了另一份快的打车奖励的5元,乘客也获得了双份共计23元的补贴。

但没等该司机高兴多久,他就接到了“嘀嘀”公司的来电,“人家问我,起步价加燃油税就是14元,您这哪来的11元?”随即,他的奖励被扣除,并被该公司警告。

在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补贴大战之下,出现了恶意刷单挣钱的现象。有的司机为了多领补贴,会让使用“嘀嘀打车”上车的乘客再用“快的打车”叫一次车,司机再次接单,这样司机可以同时拿到两份补贴。

如何能保证乘客在第二次叫单时被同一个司机抢到?前晚,记者打车时一名司机说,以快的打车为例,乘客在输入打车信息时,可以在“起点”和“目的地”信息里添加一些数字作为记号,待发送成功后司机看到有记号的订单就立即抢下,“或者目的地一栏直接就让乘客输入一组数字,这样即使被别的司机看到,也不知道是去哪儿,我就可以再次接单。”这名司机说。

■ 影响

官方电召平台和软件遇冷

昨日下午4时30分,在幸福大街,记者通过96106打车软件叫车前往宣武门,在等候3分钟后,司机李师傅应召接单。

“您怎么还用96106叫车啊?”一上车,李师傅立刻向记者推荐使用“嘀嘀”和“快的”软件。

去年6月,96106成为北京市统一出租车召车平台电话,2个月后,以该电话命名的“96106打车”软件投入市场。李师傅就是在那段时间安装了96106平台,接收来自电召和软件的乘客订单,按照规定,起初要求司机每天要完成2单电召,“有几个月还有几单生意,后来这平台就安安静静地,不怎么响了,您是我差不多半年内接到的第二个来自96106的订单。”

下车后,记者除了支付23元的车费外,另付5元叫车费。

除了96106统一电召平台外,金银建公司的96103热线也少人问津,一名的哥说,他车内的车载电召一天响不了两三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