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体无明显阳性体征,因疼痛难忍及心慌不适来我院急诊科就诊

患者,男,46岁,因突发左肩背部疼痛伴左侧肢体肌力2小时于6-18日23时入神经内科住院治疗。患者于夜间休息过程中突然出现左肩背部剧烈样疼痛,即之出现左侧肢体麻木伴无力,以左下肢明显,疼痛持续约1小时后完全缓解,感觉及运动功能完全缓解。既往高血压病史10年,近期口服降血压药物,血压控制可。平素有左肩背部疼痛,可忍受,常于药物外敷后缓解,不影响工作及行动。查体:T:37.5,查体无明显阳性体征。血生化:血常规:wbc10.23,血脂:TG3.3mmol/l,肿瘤标志物、血沉、肝肾功正常。急诊行CTA未明显异常。全脊髓MRI提

患者XXX,男性,68岁。因“突发心悸胸闷伴左肩部针扎样疼痛2小时”急诊来院急诊科。2小时前因日间劳累后出现突发心悸胸闷不适,并感左侧肩部针扎样疼痛。无晕厥,无呼吸困难,无恶心呕吐,无腹痛腹泻。因疼痛难忍及心慌不适来我院急诊科就诊。有“高血压”、“冠心病,心肌缺血”病史多年。一直在服用降压药物,血压控制情况不详。查体:神清语利,步入诊室。轻度烦躁面容。查体合作,对答准确,反应迅速。P56次/分,R16次/分,BP120/70。颈软,心肺听诊阴性,腹软,肝脾肋下未触及,全腹无压痛、反跳痛,肠鸣音正常存在。双下肢不肿。神经系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